痕墨

糖刀不分就是这么任性……

假盲狙/需要(与被需要)[长顾走起]

[谢罪文来啦,神奇的上海卷,需要与被需要,哇,我又跑题了呢……T﹏T] 


长庚一直对顾昀有一份感激,这是一份单纯的谢意,无关于他对子熹刻骨的眷恋与倾慕,无关于他对顾昀深沉的守护与陪伴,只是感谢。 


感谢沈十六在他幼年时,成为黑暗苦楚的童年的第一道光亮,把经年不散的朔雪撕开一道口子,从此北地苦寒,也有了凛冽又温柔的春意。 


感谢安定侯在他少年时,成为迷茫江南水雾里的渔灯,那些恍惚惚缠绕着他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,被温暖却直白的照亮,有些不由分说,却直截了当,一路指明了通向成长与并肩的道路。 


感谢子熹,能回应他本该深埋的情意,能给他一份被需要的肯定。乌尔骨深深的阴影里,成为他的负累从来都是最痛的梦境。他终于不再只是一味向子熹索取,此刻的他,终于可以给那个一直护着他的人以保护,终于得以并肩而立,可以在他身侧讲述心里的大梁,可以握着他的手画出大梁盛景,可以凑在耳边说,“我的将军……” 


“子熹,我的将军,我从来都需要你,也很庆幸,被你需要。” 


顾昀心里一直很感激长庚,一份在他看来有些矫情的谢意,一份他永不宣之于口的感谢。 


雁回边关,他以为自己看破了那些英雄豪杰,名将忠臣的命运与结局,红尘滚滚不过是从于使命,小长庚的仁义坚持却让他发觉似乎还有更多的不同,即使结果或许还是兔死狗烹,最后居然还有点他一直需要的温情。 


押运加莱,他终于知晓当年中毒失亲的真相,仿佛最后的心防也对他摆出嘲讽凶恶的嘴脸,是小长庚的信把他从万念俱灰中拉了出来。那一份遥远京城传来的,被需要的挂念,成为救命稻草,生死一线,就这样被需要牵引到了彼岸,就算没有人真诚相待,我还有小长庚。 


中原剿匪,他知道了他的小长庚身上乌尔骨的真相,他知道无论如何都不能放任长庚这样被折磨下去,他被长庚需要,他是唤回长庚的那个终点,他要好好活着,一直陪着长庚,不管他是雁王殿下,还是太始陛下。 


“心肝儿,我很高兴一直被你需要,我也一直,需要着你。 


——————虐点分界线————— 




但是……抱歉,接下来的路,我不能陪着你了……” 


手缓缓从脸颊上滑落,顾昀闭上了双眼,岁月给将军留下了些许痕迹,虽然那眼尾耳垂的朱砂仍旧,却再没有眉梢眼角风流的笑意,连同年逾古稀的细密纹路一起,安安静静。 


“子熹……” 


“陛下,节哀……” 


子熹,你不是说,需要我的么…… 


次年冬,太始帝李旻寿终正寝,眉眼微有笑意。 


“子熹,我还是太需要你,我知道你一定也需要我,等我,我这去见你。” 



——瞎bb——

[其实想写长顾俩人互相被彼此需要,毕竟我觉得他俩真的是互相被需要和需要,从来不是单方面的。怎么莫名其妙的发刀了我也不知道……然后仿佛还是跑题了咳咳………就是顾大帅先走一步,长庚没过多久也去了,在另一个世界,他们永远在一起啦……这样一个,意识流的东西。]



大梁君臣的处世哲学备忘录

全国二[有史以来最ooc来了]真的太难了,我真的尽力了……
长庚——透过现象看本质

举例:一,当子熹十分殷勤,端茶倒水磨墨递笔外加甜言蜜语,可能出现以下情况:

1,可能偷偷喝酒了[不行]

2,可能想喝酒了[更不行]

3,可能四境巡视时在哪里又受伤了[绝对不行]

[赶紧哄着陪着,赶紧找陈姑娘,不然呢,还想罚他?]

长庚is watching you

二,子熹不再殷勤了,反而冷冷淡淡平平静静,可能出现以下情况:

1,我惹他生气了[一般不可能]

2,他惹我生气了还不想道歉[那就还算我错了]

3,他没喝到酒,或者没出成门[出门……他喜欢就让他去吧,喝酒,不行(要不就一小杯吧……)]

4,出什么重要的事了。[以大事为重]

三,子熹和平时一样,没有过分平静也没有过分殷勤。

正常状态,好好陪着他,撒个娇说不定有甜头[~]

沈易——反向思维

一,要从表面意思理解夫人的意思,夫人说不要,就是不要,夫人说好,就是好。[不然门口和搓衣板,选一个]

二,不能从表面意思理解陛下的话,陛下说“季平,你辛苦了。”就是,“还有活,子熹还要修养,你去。”

陛下说“沈卿还有什么事?尽管说。”就是,“你可以走了立刻马上现在,我要和子熹过二人世界了”。

[不然……就没有不然了]

三,不能听顶头上司[平时没事到处溜达的]顾昀的话。因为绝对三句说不出人话。

江充,姚镇——求生欲

一,安定侯来了,军机处各位大人请赶紧撤离,闪瞎双眼,心脏不适,军机处概不报销。

二,安定侯当年的风流往事,不能提,哪怕只是炫耀一下轻功也不行。不然,工作加重,安定侯的“报复”,请自求多福。

顾昀——本帅西北一枝花

[谁敢有意见]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之后还会很快写一个上海卷,小天使们不要急着取关我!!让我挽留一下!!![我真的绝望]

参加了全国二盲狙,长顾cp……
……陷入沉思
好像写不出来啊——
立flag,后天早上之前写出来……
[flag就是用来倒的]
要是没写出来我就开放点梗……可以开车的那种[疯了疯了]

就是……我很久不热血了……嗯,咸鱼写手……还好没有催更的[还好你没有人看]

今天也是没有梗的一天,过气[你有过气?]

透明写手嫑脸占tag试图求二十四纪梗来回忆人设为哪般?

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?!!


今天也是深沉的一天,n刷皇粮甜甜甜,然后还是没有梗,

冷漠……

求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……[跪下]

二十四纪【立夏】

重发致歉,我不知道什么鬼。。。又被屏了,有知道的小伙伴麻烦提醒我一下。辛苦大家打开链接看。

二十四纪 日常求梗哦~~~~~

 @一锅炖不下的鲲 

https://shimo.im/docs/zXPVsuqFzz0E82BH/

二十四纪[立夏]
Lofter!!!我和你拼了?!敏感词在哪?!在哪?!
感谢供梗小天使@一锅炖不下的鲲 

二十四纪[春分]

[摸鱼篇,总算是有时间码点字了……都快不会写了嘤嘤嘤]

京城残存的一点冬寒还未散尽,故园温泉旁的桃树就已经开了大半,昨日一场雨刚过,虽有残落,带着雨水却更加可人,伴着远处天空下几个绚丽的风筝长长的彩穗,展开了一副生机初萌的春分图,同案几上摆的画相得益彰,而桌上这画,若是来个稍微懂行爱画的人,便怕是要当即跪在这画面前。因为,那工笔画风,正是当今御笔的样式,而画边题诗落款,更是只有宫中才得流传的——安定侯真迹。

而这幅图,此刻却随意散落摆在屋内窗边的案几之上,边角还有些褶皱卷曲,又岂止一个暴殄天物所能形容。

当然,屋里那位显然是不在意这“天物”是不是暴殄还是怎么着了,还在榻上睡着,春困正浓,大好春光,也没法唤起昨天晚上“操劳过度”的顾侯爷,起来临幸一下门口的春景。

好在,还有一人醒着,虽然,他也没什么看窗外美景的心思。

顾昀醒来时,已快半上午,身边不出意外的就坐着他家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身的陛下,半靠在榻边,安安静静的看着还睡意朦胧的他。

“什么时辰……咳……”

顾子熹一张嘴,就被自己干燥的喉咙呛的一咳,再抬眼,一杯水已经递到了唇边。

“子熹,先喝点水润润。”

顾昀借着长庚的手喝了几口水,才算是找回了本来声音,看着人拿着杯子起身,单薄春衣勾出一道精瘦有力的腰线,本来是一道绝佳的美人图,可顾大帅只是觉得后腰又开始隐隐作痛,长叹口气,重新窝回了被子里。

长庚似乎是看出了他的心思,半托着让被子里的人靠在身上,手放在腰后,替他揉着,顾昀可以感觉到从后腰传来的温热,还有靠着的人低低笑声带来的振动。

“小兔崽子,还笑?!”

日常姿势不对的顾大帅表示不服,他要重振夫纲。

“子熹,春分了。”

“嗯,春意初发,又是一个……”

“嗯?”

总算找到合适的机会,顾昀撑起身子,勾住长庚棱角分明的下巴,眉梢眼角皆是笑意。

“春心萌动,心猿意马的时候。”

说完,在唇角留下一个一触即分的吻,睡过半个大好春光的安定侯大摇大摆的起身,朝外间去了。留下一个莫名又被调戏的太上皇陛下抚着唇角发怔,好一会才无可奈何的叹口气,拿了两件外衣,也朝外间去了。

午膳多了一碟晶莹剔透的春卷,裹着青翠的春菜,在白瓷碟子上显的清新可人。

“春日生发气燥,要吃些时令蔬菜,方才应季,俗称咬春。”

顾昀自然是知道咬春的习俗,可看了看那一碟哪怕是被晶莹饼皮裹着,依旧无比鲜明的绿油油,顾·不吃菜·昀从眼神到表情,还是表示出无比的拒绝羊活的意愿,然后被自家早就管不住的太上皇忽略,大半都半嚼不嚼的吞下去了。

春困秋乏夏打盹,睡不醒的冬三九。哪怕已经是快午间才起床,用完午膳,顾昀还是忍不住有几分倦意,长庚那边接了木鸟传信,刚刚回复放飞,回头就看见这人又靠在小榻上朦朦胧胧。

怕他晚上睡不着,长庚叫醒了顾昀,拉着他出门醒醒神。故园建在山麓,没什么风,稍稍走远些,就感受到了京郊春日还是颇有些春寒的意思。

一阵风过,早春开花的几棵树,猝不及防地簌簌落下花瓣来,带着残存的雨水,洒了两人一身,给本来从从容容散步的两人,突然增加了几分狼狈的风流意味。

长庚顾不上扫自己身上的花和雨,先忙着替顾昀拂去发上湿漉漉的花,担心他着了凉。而顾子熹却是毫无动作任由他打理,这点水气其实任谁都不会有什么伤寒之危,但他就是愿意纵着长庚,哪怕是对他的过度保护,安定侯微眯的桃花眼里,是和面前人眼底一般无二的宠溺与深情。

等长庚替他把落花拂尽,微微松了口气,抬头,顾昀却突然抬手,在长庚的鬓边扫过,放了什么东西。

是一朵花,刚刚花树上落下的,花瓣还有些微潮,粉嫩可爱。

长庚一时不解,顾昀凑到他耳边,就挨着那朵微潮的落花,

“春分,还要簪花,香花配美人,自是绝配,心肝儿觉得呢?”

“义父,说的是。”

风过,两人回身朝故园而去,唯有几句低低絮语。

“子熹,明日我们去踏青,可好?”

“好”

……

是你,都好;有你,就好。
[emmmm是二十四节气的题材哦,但是不一定按顺序,宝宝们有喜欢的节气还有觉得很萌的习俗,跪求告诉我,写出来一定圈你哒!]

占tag致歉,
诈尸求评论,考研狗努力找时间码字……

衔烛:

求……求评论!!!

报菜名的梓木:

我,这个,麻烦大噶动一动手指了……
(搓手

往生云:

我……我也………………星星眼。

人家明后天会更新啦……。

汝南第:

想…想知道

草丛丛:

……想知道(渴求的眼神

[故旧忆]不发了,我连赶的点梗文经不起考究,也不放出来丢人现眼了,时间线是因为我的原因错了还是什么我这几天确实没时间考证。给之前看了[故旧忆]和点了喜欢的人道歉,日后为防止被考证问题,我会尽量控制原时间线的处理,之前的隆安,也会考虑要不要删除,不是耍脾气或什么,只是确实不喜欢这样。
占Tag致歉。